【声音】男女搭配 体育更美

  • 时间:
  • 浏览:41

  很难想象花游姑娘们标志性的笑容出现在一个男运动员的脸上,更难以想象一双毛茸茸的小腿送出水面……

  这是两年前,媒体描述混合花游出现在喀山游泳世锦赛时使用的语言,画面太美,不敢看。

  但现在,随着混合花游出现在越来越多的赛事中,人们对这样男女共舞于泳池的画面,已然司空见惯。上周,在国际泳联花样游泳世界系列赛(中国站)上,中国男子花游选手也在公众面前亮相,他们落落大方的样子,和女选手的默契,都让人感觉到一种花游运动过去少见的美。

  传统意义上,花游是女孩子的运动。贾宝玉口中“泥做的骨肉”,为何要在泳池里和这“水做的骨肉”掺和到一起?中国花游队教练王芳说得好:“花样游泳和过去不一样了,现在再去看十几年前的录像会觉得特别柔美,但现今的花样游泳其实非常阳刚,需要力量和速度。男选手加入以后更能体现力量和爆发力,花游的风格也会继续改变。”她还认为,“花游是全身协调性运动,能够让人身材匀称,肌肉发达,对男孩子来说其实是很好的,还能接触到舞蹈,在水里跳舞比在陆地上跳舞要更有挑战性。”

  有趣的是,花游是极少数需要男性去争取平等权的项目。在人类漫长的体育运动史中,女性一直被忽视,体育在西方向来被认为是“男孩俱乐部(Boys Club)”。现代奥林匹克之父、法国人顾拜旦曾经形容女性运动对于人眼来说是“不美观的形象”,并认为女性参与体育将会让竞争变得“不现实、无趣味”和“不得体”。1921年,英国足球协会(Football Association in England)将体育视为“非常不适合女性参与”,禁止旗下的俱乐部将场地提供给女性使用。1966年,美国人罗伯塔·路易斯·吉布,为了能参加历史悠久的波士顿马拉松,甚至只能乔装成男性,躲在起点附近的灌木丛里,等到大半选手跑过起点,才溜进人群中开跑。次年,另一位跑马选手凯瑟琳·斯威策为了成功报名改写了自己的名字,她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拥有号码牌跑完全马的女性。她报名注册的号码261号也成为马拉松运动性别平等的象征。

  再来看全球最重要的体育盛事——四年一次的奥运会。1900年之前,奥运会的舞台上从未出现过女性运动员的身影。直到巴黎举办的第二届现代奥运会,12名女性闯入了“禁区”,参加了网球和高尔夫的比赛。1924年,国际奥委会第23届全会通过决议,正式允许女子参加奥运会。不过奥运会上的某些项目依然只有男子组,直到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所有运动项目才对女性解禁。当年,女子拳击第一次成为奥运大家庭中的一员。

  在过去30年里,奥运会参赛者中女性运动员的占比显著提高,从1988年汉城(首尔)奥运会的26.1%,升至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45.2%。2018年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更是实现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男女比例的完全平衡。

  在推进男女平等参与体育运动方面,国际奥委会从未止步——以最新一次对奥运会项目调整为例,2020年东京奥运会新增的15枚金牌,女子占8枚。另外,拳击、皮划艇、赛艇中的6个男子单项改为女子,射击的3个男子单项改为男女混合。除了射击混合比赛,乒乓球混合双打、4×100米男女混合泳接力、混合射箭团体等也备受瞩目。“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看来业已成为国际奥委会的共识。

  男女搭配,也会让体育变得更美,青奥会上混合项目的欢乐和谐场面,就曾让人印象深刻。奥运会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给人以一种过度竞争、金牌至上的趋向,更多混合项目的出现一方面会对各代表团实力进行均衡和再分配,另一方面或许也能缓和奥运会剑拔弩张的气氛。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女子项目和混合项目的增多,反映了未来体育的发展方向——体育是塑造人的运动,这一点无关种族、国家、地区、年龄、性别、阶层。因此,体育需要打破各种壁垒,性别只是其中一种。体育要普惠人类,开放、融合、共生、分享必然是大势所趋。不只竞技体育如此,职业体育、全民健身、体育产业、体育教育莫不如是。